• <tr id='som6oixo'><strong id='som6oixo'></strong><small id='som6oixo'></small><button id='som6oixo'></button><li id='som6oixo'><noscript id='som6oixo'><big id='som6oixo'></big><dt id='som6oixo'></dt></noscript></li></tr><ol id='som6oixo'><option id='som6oixo'><table id='som6oixo'><blockquote id='som6oixo'><tbody id='som6oix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om6oixo'></u><kbd id='som6oixo'><kbd id='som6oixo'></kbd></kbd>

    <code id='som6oixo'><strong id='som6oixo'></strong></code>

    <fieldset id='som6oixo'></fieldset>
          <span id='som6oixo'></span>

              <ins id='som6oixo'></ins>
              <acronym id='som6oixo'><em id='som6oixo'></em><td id='som6oixo'><div id='som6oixo'></div></td></acronym><address id='som6oixo'><big id='som6oixo'><big id='som6oixo'></big><legend id='som6oixo'></legend></big></address>

              <i id='som6oixo'><div id='som6oixo'><ins id='som6oixo'></ins></div></i>
              <i id='som6oixo'></i>
            1. <dl id='som6oixo'></dl>
              1. 返回顶部
                华夏天空千亿国际娱乐下载 > 历史军事 > 龙泉剑传奇
                写作状态 《龙泉剑传奇》|作者:龙泉金戈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阅读

                更新于:2017-10-20 08:41:02| 篇幅:80572|阅读:376|引荐:0 | 金票数:0
                龙泉剑传奇
                《龙泉剑传奇》以我国古之瑰宝龙泉剑隐而复现、失而复得的离奇经历为线索,以清末民初风色变幻为景片。主人公雷靖一家三代满门忠烈,在收复新疆、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保卫共和等一系列波澜壮阔的事件中,前赴后继,赴汤蹈火。主人公雷靖从将门之后、英烈遗孤、古刹武僧长进为一个身怀绝技、重情重义的共和卫士,不仅手刃叛徒,找到失散多年的弟弟妹妹,更在灭清廷、造共和的历程中,与一大批追求社会进步的志士仁人一道,殒身不恤、屡建奇功。雷靖的弟弟妹妹也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方式,投身于这场伟大的历史变革中。
                • 本周点击:376
                • 本月点击:376
                • 本周引荐:0
                • 本月引荐:0
                • 签约状态:未签约
                • 授权状态:驻站作品
                • 写作状态:连载
                顺序 条块题目 篇幅 更新时间
                更新时间:2017-10-20 08:41:02
                俗话说:“五九、六九,春风摆柳”。今年是年前打春,春脖子短。所以春节一过,即冰化雪消,枯草萌动,连小螟虫也抖动着细小的翅膀,成群结队在空旷的荒野长空翱翔。万物苏,喧喧腾闹,向世人宣告着又一个早春降临了。



                    大管家程贵和管家公孙伯商量着后园中的沟渠又该清理疏通了。



                    雷府的后庄园有一条沟渠穿园而过,沟宽虽不满两丈,却是西山之水流经之地。该地人把这条沟渠叫作兰渠,因为渠水的源头——西山麓下长着一片片野生的仲春兰,春天一到,一簇簇淡紫色的兰绽放,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兰渠顺着地势曲曲弯弯一路走来,按自然流向由西往东,越过雷府庄园之后便折而往南,一直流入大河,然后奔腾咆哮地注入海洋。



                    还是前少奶奶筱玉洁在世的时节,后庄园中近一半的面积皆辟为菜地。为了便利汲水灌溉的缘故,改造了流经园中的兰渠,还在沟渠崖上安装了一部像江南稻田里车水用的龙骨水车,在藕塘边修建了水闸。也就从那时节起,雷府后园又设了一个侧门,就在兰渠流入后园的西水上。少奶奶说之后这条渠每年冬春断电时都要疏浚一次,开了这个侧门就方便多了。要不,清理庄园以外兰渠上游的河道就得从大门出去绕很远的路。墙外下游河道清理时,走东墙原来的后门即可。兰渠进出雷府后园的地域都砌了石墩,上面用石条架起,然后在石条上垒了砖墙,和整个后园围墙连成一体。从园内看,西墙一带花木掩映,基本就看不出那里还有一个门;从外边看,墙外兰渠两岸苇丛生,且不说是那个侧门,就连整个西墙都几乎看不见了。西墙之外,一片荒芜,除去兰渠苇,便再无宅门。所以,这个侧门平时就很少开启,不要说局外人不知道还有这个门户,就连雷府高低人等,若不是常到后庄园来过的,也还都不晓得呢。



                    为了一开春就要疏浚河道的事,程贵和公孙伯就一起流过去打开了这道侧门,看了看门里门外,杂草丛生,夏季雨水冲刷的河沟纵横,到处乱糟糟的。于是乎便叫人清除杂草,平整出一条人行道来。



                    两人察看了围墙内外河道淤塞的情况,共计着怎样施工以及用工多少的事,便关了侧门,一路向园内走来。程贵看到公孙伯老是伸手往怀里摸,好像生怕怀里有什么东西掉出来似的,就笑着问他:“你怀里揣着啥好东西,还怕他跑了吗?”公孙伯莞尔一笑:“这东西虽说不上有多么好,离了它却还真不兴呢。是一包黄瓜籽儿,先用温水泡了,然后再用块湿布包好,外面裹一层不透水的油纸,揣在怀里催芽呢。我的体温就好像一个小温炕,这包种子日夜不离身,等种子一咧嘴,将要露出来的时节,再把它下到园屋前边的小温室里育上苗,等谷雨一过,止了霜,把黄瓜苗儿移栽到菜畦里。这样能比直接在菜地里下种提前半个月吃到鲜黄瓜呢。刚才下坡上岗的,我就是怕它从怀里滑出来掉喽呢。”



                    “还真叫你钻研出来不少园艺栽种上的新门道呢。怪不得老爷在时不断地夸你,说公孙伯培植的花儿,花大、色艳,开放早,花期长;公孙伯种的蔬菜比市面高低来的又早,又鲜。真没想到你连自家的体温都用上了,这么巧的门道,亏你想得出来。”程贵不禁啧啧称赞。



                    两人刚从庄园里过来,正想往菜地那边走时,看到冀秀儿和蟾儿一人抱着一个小孩子正往园里走。冀秀儿抱着帼儿,边走边逗孩子玩:“帼儿,喊干娘,帼儿,小帼儿会喊干娘啦!哎哟,小帼儿……”小帼儿虽是去年出生,按旧俗说是两岁了,但实际年龄不过才半岁多一点,哪里就会喊干娘呢,不过是婴儿哑哑学语,谁都听不懂她到底咿呀的什么。靖儿和钟儿跟在冀秀儿后边边跑边喊:“干娘,干娘,你别走那么快呀!”冀秀儿扭过火去笑着说:“我不是靖儿和钟儿的干娘,我是人家小豹子、小帼儿的干娘。”



                    “不是小豹子、小帼儿的干娘!小豹子、小帼儿不会喊。干娘不要小豹子、小帼儿。干娘喜欢靖儿和钟儿。”靖儿扯着冀秀儿的衣襟不让她走。



                    程贵和公孙伯正好走到跟前。靖儿一看到程贵,就举起两个小胳膊扑上去:“程爷爷,程爷爷给我讲故事,还接着讲昨天的小皇子……”程贵把靖儿抱起来,一手摸着他的小脸蛋:“好,好,好,程爷爷给小少爷讲阿拉伯小皇子……”靖儿特别爱听程爷爷给他讲的《一千零一夜》里的寓言故事,只要一见了程爷爷,不给他讲一段故事,准不让他走。



                    钟儿喜欢和公孙伯在一起,她爱花,爱各种各样的花儿。公孙伯拍着巴掌,小钟儿就一下子扑到公孙伯怀里,公孙伯一把把她抱起来:“走,大闺女,咱去看腊梅,又香又好看。”钟儿在公孙伯怀里仰起像一朵出水芙蓉似的小圆脸儿笑嘻嘻地说:“公孙爷爷给我掐一串一串的迎春花,一枝一枝的腊梅。”钟儿虽然还不满三岁,却口齿伶俐,很会说话,又特别喜欢唱歌,她有一副天生的金嗓子,冀秀儿教给她唱的小调、童谣,句句字正腔圆。



                    冀秀儿的孩子夭折后,少奶奶叫她从那一对孪生兄妹中抱一个自家养着,冀秀儿说什么也不肯要少奶奶的孩子。后来,史楚惠就叫小豹子和帼儿都认了冀秀儿作干娘。豹子、帼儿还不会喊,倒是靖儿和钟儿闹得上紧,非要喊冀秀儿干娘。正巧,少奶奶的奶水不充足,吃了好多副汤药也不管用,冀秀儿就帮着奶起来这一双孪生红男绿女。



                    “小少爷,靖儿,看我给你逮了只什么?小灰鼠,一只小灰鼠!”海波正在菜园里整理菜畦,看到靖儿他们几个来了,就从园屋里拿出一只小灰鼠来。



                    靖儿还在程贵怀里抱着,就伸出两只小手来要抱小灰鼠。他们一行四人,就都抱着孩子朝海波那儿走去。



                    前院各房中喂的几只大狸猫也跟着这伙人一起跑出来,蹿腾跳跃,在他们身前身后做着各种猫戏……



                    一出正月,程贵忽然想起来,那天公孙伯提拔他预定菜苗儿的事,还真几叫他忘了呢。这几天尽帮着少爷东奔西跑地忙得不可开交。雷震的亲朋故交都知道程贵是雷府义仆,忠诚可靠,大伙儿都信得过他。所以,自雷震去岁决意起事以来,有不少京城之内通讯联络的事,就都落到程贵身上了,他几乎成了他们之间的地下交通员。可这预定菜苗儿的事也是关乎园中一年蔬菜生产的大计啊,还真忽略不得。好在想起来的正是时节,预定菜苗儿就在这两三天。他想不如明天起个大早,骑着马在天亮以前就赶到桃花沟蔬菜苗圃,等到大伙儿都起床的时节,他就办完一件事回来了。雷震少爷若有什么差遣,还能公私兼顾,家事公事两不误呢。



                    人言“五更寒”,黎明前还要再黑一会儿。程贵一早起来,看了看天,虽是晨光熹微,却依然星斗满天。一阵寒流袭来,程贵不禁打了个冷颤,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说是绿柳才黄,已闻春讯,岂知春寒料峭,却也阴冷彻骨。



                    程贵策马正准备上定河桥,突然看到一人从桥上迎面飞奔而来。程贵闪在道旁定睛一看,那不是少爷的朋友乾清门寥侍卫吗?便扬手招呼:“是寥侍卫啊,这么早,有啥急事,哪去啊?”



                    寥侍卫赶到近前见是雷府大管家,便翻身下马,气喘吁吁地说:“程大管家,大事不好!你家少爷的事,有人告密。说雷震私藏谭嗣同反书《仁学》手稿,密谋武装暴动,劫持皇上,慈禧钦定‘谋反大逆,满门抄斩。’是我的一家在军机处当值的亲戚昨夜偷听到的。他冒着杀头的风险刚刚给我透露了消息,我一刻未停,火速跑来通知你家少爷,正好在这儿碰到了你。请你马上回去告诉你家少爷,速速设法举家潜逃。只怕天一明,刑部就会带领人役抄家,捉拿钦犯。告密者是谁,一时无法弄清,我猜测定是与你家少爷往来密切,参与靖难行动的人里边出了叛徒。这个恶棍究竟密告了多少人,都是谁,尚未完全探听明白,只耳闻业经朝廷钦定了死缓的,目前只有你雷府一家。请你转告少爷,其它参与靖难活动的要人,我现在就去一一通知他们,大伙儿都要赶快去避避风。你家少爷就不必再操心他们几位的安危了,只管作速逃命要紧。那个告密的恶棍万一全都抖落出去,只怕连我也逃不了干系呢。快去,越快越好。告辞!”



                    寥侍卫上马扬鞭,瞬间即逝。



                    程贵只觉得头顶上猛然间打了一个炸雷,两眼直冒金花,脊梁上一阵阵地淌出许多冷汗,一时就像灵魂出窍似的,人往前栽了两栽,晃了两晃,呆呆愣愣地不知所措。直到寥侍卫绝尘而去,程贵牵着的马昂起头“咴儿咴儿”的叫了两声,他才如梦方醒,跨马扬鞭向雷府奔去。



                    金鸡三唱,天将破晓。雷府一家老少齐集客厅,程贵、公孙伯、海波、冀秀儿双膝跪在少爷面前,两眼泣血,哭谏少爷由海波陪着赶快逃命,其余妻儿老小由程贵、公孙伯带领从侧门出走,然后再分两路出逃,所幸侧门是条秘道,绝不会被人察觉。其余婢仆皆从后门公然出府,亦会牵转移他人视线。



                    “天时紧迫,不容多议,我意已决。程贵、公孙伯、海波、冀秀儿带领少奶奶和四个孩子就从侧门分路出逃。其余家仆给资从后门遣散。我在府中坐等刑部来拿人就是了。如我先出逃,只怕其余的人统统难脱虎口。最终,只怕连我自家也难以挣脱罗网。说是‘满门抄斩’,朝廷必定注重我雷震一人。我在府中坐等,刑部来人,即与其理论周旋。他若以武力胁迫,我熟知刑部人役力有限,我一人足能抵挡一阵,尽量拖住他们,给你们腾出更多的时间。待到他们能进入内宅各房进行搜捕时,你们就早已出城远扬了。”雷震处变不惊,镇定自若,从桌上捧起包裹好的谭嗣同《仁学》手稿和那把龙泉剑,起身离座,双膝跪在程贵、公孙伯、海波、冀秀儿面前:“汝四人是我雷家义仆,今雷震与您四人作生死之托,两儿两女就托赖您四人保全性命。龙泉剑是雷府传家至宝,有赖程叔保存,剑穗上有八方彩,上面各绣一句唐诗,每个孩子珍藏一方。将来如能重逢,即以彩上的诗句为凭,弟兄姊妹相认。谭君《仁学》一书手稿,也拜托程叔携出,日后如有机缘,能将谭君手稿付梓,刊行于世,方了却我二人今生一大心愿。靖难行动有成,固国之大幸,不成,则以死谢皇上,效法谭君,以血染刑场唤醒世人。雷震早将生死置之度外,诸君不必为我担忧。请受雷震生前最后一拜。”雷震说罢,以首触地,连叩三头。



                    程贵见少爷如此决绝,情知无以言进,便在地上跪着,立直上身,双手接过书剑,又伏地三拜,捧着书剑站起来语公孙伯、海波、冀秀儿三欢:“雷府遇难之日,即我等报恩之时。我等四人在,小少爷、闺女在;小少爷、闺女性命不保,我四人决不偷生一日。今生今世矢志不渝。”



                    公孙伯、海波、冀秀儿通哭得泪人儿一般,这时也一起跪着伏地向少爷和少奶奶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



                    程贵搀起公孙伯等人,擦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痛苦地说:“海波、冀秀儿夫妇带上二少爷、二闺女和少奶奶同行单作一路;公孙伯带上大闺女,我带上雷府长孙大少爷暂作一路,出京后马上分开各作一路,再不分散目标,万一不测,也决不让贼子一网打尽。我把府中银票、珠宝分作五份,少奶奶自带一份,我四人各带一份。现有金银由公孙伯赶快分发给府中婢仆,即刻遣散。大伙儿分头作速准备,在后侧门汇齐。”



                    少奶奶叫众人出离客厅,先行一步,她要与少爷话别。



                    雷震张开双臂,把惠儿搂在怀里,不禁不由泪如泉涌,双唇贴在惠儿耳边呜咽与语道:“雷震今生有志报国,唯死有余憾者,即不能伴卿世纪,是雷震愧对卿处,想卿亦能谅我苦衷。”



                    惠儿从雷震怀里伸出手来,拿着一方罗帕替丈夫揩拭满脸的泪痕,慨然道:“雷郎为国为民捐躯,死得其所,重于泰山。惠儿今生以有缘结郎君之傲骨而感到无上荣光。郎君今生未负国家,未负庶民,更未负惠儿。惠儿将以生命救护红男绿女,然后即随郎君而去,永伴君侧,君当无憾矣。郎君勿悲,应抖擞精神,直面凶顽,视死如归。”



                    雷震听到这里心里陡然一惊:“惠儿千万不要做傻事,我要你活着,好好地活着,为抚养红男绿女也要好好地活下去。”



                    “震郎勿忧,惠儿已经想好了确保红男绿女永无后患的计谋。惠儿决不做傻事。”史楚惠从丈夫怀里挣脱出来,跪地三拜,站起来转身奋袂而去。



                    风色突变,火炭儿似的一家人,顷刻罹难,霸王别姬,史楚惠心里翻江倒海。然而,她却欲哭无泪。她觉得现在不是哭的时节,在这紧要关头,她必须作出最有价的抉择。她曾憧憬过政治清明的美好奔头儿,也曾设想过若能为子孙后代留下一方净土,她将不惜流尽自家最后一滴血。祸生不测,她做不到未卜先知。然而,丈夫的事业充满险峻,杀机四伏,她和丈夫都是有备而谋,有备而动的,谁都没有心存侥幸。不成功便成仁,二者居以此。现在,她甘愿用自家的一腔热血去浇灌那事业之树,灵魂的升华将永伴心爱的郎君之侧,她还要为红男绿女们安全脱险,尽力而为不留后患而作出自家最后的奉献。



                    程贵、公孙伯给资遣散雷府所有婢仆夫役之后,关闭后门,分别带着四个孩子在后侧门取齐,等少奶奶作速到来。



                    少奶奶一路小跑来到后侧门即催促程贵一行老少八人快走,不要管她。程贵、公孙伯二人那里肯依。少奶奶正色道:“天已破晓,刑部捕役即刻就到,他们搜捕后园时,见雷府妻儿皆已逃逸,定会马上命四门紧闭,盘查道路,分派捕快官兵京城内外四出缉捕。想你等纵然侥幸出城,又能走出多远。即若一时未落贼人之手,而长期通缉,你等永无宁日矣。视这般光景,两双小红男绿女何能保全。我今出奇谋,令贼子永远断了这个念想,不再作追捕计,无非我一人拼将一死罢了。我一命能换四个小红男绿女易地长进,莫非还不足得吗!”少奶奶说到这里忽地从怀中掏出一把剪刀直逼胸前,厉声道:“请程贵、公孙二位叔公带队速离,不然史楚惠即先死于诸公面前。”说着举起剪刀就要往喉间刺去。



                    程贵抱拳齐额躬身一揖,泪眼模糊中拉着公孙伯,抱起嗷嗷直哭的靖儿无可奈何地转脸西去。史楚惠立身侧门,一直目送着逃难的红男绿女人众隐没在苇荡中,才扭身往后一退,紧闭侧门。又拿来一把破条帚,扫净了侧门里边的脚印,抱来许多枯枝败叶掩盖了侧门附近的地面。此时,她虽如万箭穿心,一阵阵袭来撕心裂肺般地痛苦,但仍能忍住两眼泪水,去作她谋虑已定的事。



                    雷府门前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响,刑部侍郎睢哥浑亲率捕役蜂拥而至。刚到雷府便兵分两路,立将雷府前后门团团围定。



                    睢哥浑一看雷府大门敞开着,却空无一人,就带着十几名刑部侍卫昂然而入,行至客厅前见雷震一人在廊下傲然挺立。



                    睢哥浑手捧圣旨走到台阶前口称:“御前侍卫雷震接旨。”



                    雷震从容不迫,不紧不慢地踱着八四方步,缓缓地下了台阶,走到睢哥浑面前跪拜如仪。



                    睢哥浑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御前侍卫雷震,不思忠君报国,私藏逆臣谭嗣同反书《仁学》手稿一部,首倡靖难行动,实属谋反大逆。着即革去御前侍卫等职,褫夺世袭二等男爵爵位,满门抄斩。钦此。”



                    雷震在地下跪着伸出双手接过圣旨口称:“谢万岁隆恩。”这才站起身来一手拿着圣旨,一手往前一伸说,“睢大人,请到客厅略坐,我已备好香茗,雷震尚有话说,请!”



                    睢哥浑平日虽与怀塔布素有来往,对新政亦有微词,然而对慈禧再次垂帘训政、囚禁光绪帝,他也感到太过分,且于礼法上有些说不过去。对雷震他一向就留有很好的印象,认为此子与其它纨绔子弟不同,不是依赖祖上荫庇过日子的花花公子,而是凭自家的本领,以武进士选为头等御前侍卫的,有志气。但弄到今天这般光景他又觉得雷震还是没有协会隐忍的功夫,有些太过张狂,未免可惜。



                    “雷侍卫,有话请讲,须知睢某还要回去复命。”睢哥浑坐在客厅里,接过来雷震恭恭敬敬奉上的香茗。



                    “晚请教睢大人,不知雷某所犯律条有何凭据?”雷震坐在几案一旁心平气和地说。



                    “有人指证你私藏反书,披露你密谋造反内情甚详。太后震怒,亲下懿旨,拟定罪状,亲命皇上用玺。你事机不密,东窗事发,尚有何说。”



                    “想那肖小之徒,故意多嘴,沽名钓誉,所有控,纯属子虚乌有,朝廷未经查对,即行索拿,不是有些草菅人命了么!”



                    “雷侍卫莫非不知,睢某只是奉命行事,那些话就请雷侍卫到刑部大堂上去讲吧。”



                    “睢大人,请恕晚冒犯,视这等强横不法之举,晚碍难从命!”



                    “雷侍卫,我本相当尊重你的人品,不想与你过分好看,请你机动交出反书,乖乖地让我带走一干囚。如其不然,就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说不得,睢大人,既如此,晚也就只好奋力自卫了。”



                    “来人,给我里里外外,上高低下,掘地三尺,搜出反书,把罪臣雷震与我拿下!”



                    雷震起身离座,飕的一声蹿到庭院当中,向刑部侍卫当胸抱拳作了一个罗圈儿揖:“众家弟兄,雷某一向光明磊落,不意今被奸贼诬告,含冤受屈,难免心中不服,哪肯束手就擒,诸位若要强行拘捕,休怪雷某拳脚负心,请诸位海涵。”



                    刑部侍卫没有一个不是和雷震相熟稔的,都知道他为人仗义,忠厚率直,更兼武功绝伦,自知不是他的敌手,所以人人畏首畏尾,都不敢踊跃上前。



                    睢哥浑一边指挥刑部捕役搜查藏书,一边督促刑部侍卫动手拘捕,喝令众侍卫一齐上前活抓活拿。



                    刑部侍卫上去一个,被雷震三拳两脚摔倒一个,上来两个,撂倒一双,打斗多时,基本挨不上他的身子。睢哥浑见状,马高低令:“弓弩手,把罪臣雷震给我围了!”弓弩手上来呼拉一下围着雷震,排列成一个月牙儿形。



                    睢哥浑劝道:“雷侍卫,莫要让老夫太为难了,但凡能与你网开一面之处,老夫莫不尽力而为。今你若不肯就缚,我乱箭齐发,只恐你性命堪忧。倘若如此,一是我不好交差,二是你若真有冤情,也无从置辩了。请雷侍卫就范。”



                    “请恕晚无礼,既如此,雷震就随大人走一遭。”雷震说罢,这才让刑部侍卫给他上了刑具。



                    刑部捕役翻箱倒柜,所有房间里外搜遍,一无所获。除《仁学》手稿之外,其余书信文牍早被雷震付之一炬。



                    睢哥浑指挥一众差役押着雷震开始到后园搜捕其它囚,查抄后园房间。



                    这时,少奶奶史楚惠正立于后园东跨院堂楼上的栏杆旁,她已做好了她准备做的一切事情。



                    东跨院是雷国库房,堂楼楼下原是雷老爷的酒库。老爷在世时,特别喜爱储存陈年佳酿。明三暗五的堂楼,楼下靠墙一溜儿存放着十几条能盛二三百斤酒的酒缸。缸口都有陶盆覆盖,用泥巴封固。遇有年节喜之事,用完一缸,必再沽取新酒灌满,连续封存。里边有十十五日乃至几十年的老酒。史楚惠取土封掩堵塞了门口,即用铁锤把所有酒缸全部砸烂,不一会儿,楼下便成了一汪酒海。她又把厨房里的几个油桶油罐全都提到楼上来,又把里边的油全都浇在木制楼梯、楼板上。还把各房喂的猫捉了四只,装在布袋里,也提到楼上来。东跨院的外门被她关得紧巴巴合缝的,又上了腰栓,堂楼下的房门也被她关得严严的,同样上了腰栓。她站在楼栏杆旁,身边燃起两排绯红蜡烛,还备好了两个蘸满了油的火把。



                    史楚惠看到睢哥浑押着丈夫已走进后园,便在楼上高声大喊:“贼子,哪里去!我母子五人都在这座楼上,休劳费心,有故事就过来一窝儿捉了去,向你那主子慈禧老娘报功请赏去好了!”



                    睢哥浑吓得一愣,定睛一看,楼上站着的果真是少夫人史楚惠,便急令捕役立时把东跨院围了。



                    史楚惠手指头睢哥浑厉声骂街:“贼子,你给我听好了,我宁和红男绿女们死在一起,也决不让他们落入魔掌,受你们这班狗奴才的欺侮!”说罢,即点燃了一支火把,转身走到楼房里去,将火把从楼梯口扔了下去。只听轰的一声,楼下一股浓烟烈火从门隙窗棂间喷薄而出。史楚惠又把布袋里的四只大狸猫放出,投入火海。四只大狸猫在烟火中翻滚,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宛如小孩子的哭声。史楚惠急忙返身奔到栏杆旁,朝楼下喊道:“震郎,红男绿女们走了,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我去矣!”



                    史楚惠擎起另一支火把,走进房去,把火把投掷在楼板上。顿时,楼上的烈焰浓烟裹挟着噼噼啪啪的爆裂声,冲天而起。史楚惠的裙裾衣袂已燃起数处火苗,她咬紧牙关,毅然走出楼房,站在烈焰飞腾的栏杆旁,声斯力竭地呼喊:“震郎,下辈子还跟你作夫妻,杀尽贼子,一定会迎来一个光明的世界!”



                    睢哥浑命令捕役撞开东跨院外门,可是几个人费了好大的劲就是撞不开,最后从后园墙边寻来一棵大木,十几个人抬着猛撞,才把外门撞破,捕役们一拥而进。只是,整座楼房烈焰腾腾,形同一座火山;风助火威,火舌舔噬着东西两楼,眼看着整个东跨院都成了一片火海,人们基本无法靠近。睢哥浑急命差役汲水救火。但附近一时无处找寻那么多的提水用具,而况这里离水源又远,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雷震站在东跨院墙外,心如刀绞,这时他才悟出惠儿在客厅里给他说的确保出逃的红男绿女们永无后患的计谋,原来就是牺牲她自家,彻底打消奸侫们妄图斩草除根、灭绝满门的残暴野心。她还亲眼说自家决不做傻事。惠儿,惠儿,你不该如此刚烈,死得这样惨痛。他听到惠儿的声声呼唤,更觉阵阵剧疼锥心刺骨,在墙外一蹦几尺高,悽然答道:“惠儿,惠儿,你我生生世世作夫妻,下辈子,千亿国际娱乐下载一定会看到一个政治倡明的社会。下辈子,我一定会还你幸福!”



                    待到周围的百姓闻讯赶来,大伙儿帮着一起把大火扑灭时,东跨院的堂楼已墙倒屋塌,满目断壁残垣,全都化为一片瓦砾灰烬。



                    一家五口自焚,惨不忍睹,英烈悲壮之气,催人泪下。闻讯赶来围观的百姓中有捶胸顿足号啕大哭者;有嘤嘤哀泣潸然泪下者;有骂世道不公,明人不高寿,祸害一千年者;有骂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者。连刑部来的侍卫捕役中,许多人的眼圈儿也都湿润了,一个个前所未闻无言,三五成群,畏缩在一旁,让众百姓戳着脊柱骂,却无一人敢吭声。



                    把守后门的捕役禀报:人马将及后门时,发现雷府丫环仆役皆被遣散,正行走街巷间。捕役即刻围堵巷口,并未走漏一人。经逐个盘查,确系雷府下人。对照画影图形,其中并无少奶奶史楚惠,更未见有一个小孩儿在内。史楚惠母子五人仍在雷府已被确认。



                    后园所有院落房间全被搜遍,并未查获反书,那条秘道侧门也始终未被发现。



                    睢哥浑身临其境、亲眼目睹这一人间惨祸,一家大小五口俱焚,尸骸已无法辨认,自觉甚是无味。周围百姓们怨气冲天,含沙射影的骂街声如芒刺在背,弄得他早已心惊肉跳六神无主,哪里还有功夫细思多想,便悻悻然喝令捕役押着雷震走回刑部,如实汇报去了。



                    一连数日多次审讯,雷震矢口否认所有控,当场驳得主审官哑口无言。



                    荣禄闻报,即到刑部大堂亲自监审。他看到雷震傲然漠视,连他的到来都不犯一顾的神情,便举起惊堂木在案上摔得啪的一声响,接着声色俱厉地说:“雷震,你可知罪?!”



                    “雷震只知忠君报国,何罪之有?”雷震侃侃而谈,不惊不惧。



                    “你私藏反书,密谋造反,自封为靖难行动总办,妖言惑众,妄想颠覆大清,还说无罪!”



                    “荣大人,诬告我雷震私藏反书,证据何在?莫非仅凭市井无赖,肖小之徒的信口雌黄吗?再则,何谓反书,莫非宣扬正义,指引进步的言舆论稿也能叫作反书吗?



                    “荣大人,说我颠覆大清,谋反大逆,但不知是何所指?光绪帝于三年前已经摄政,当为一国之君。皇上任用变法维新志士,在全国推行新政,几十道诏书,颁行天下,万民皆知,朝野冲动,都道大清中兴有望。万没料及,你荣大人手握重兵,助慈禧鼓动政变,一夜之间,囚皇上于瀛台,杀功臣于菜市口,废除新政,再度垂帘,置大清于万劫不复之境地。视这等倒行逆施,窃国篡权,藐法灭理者,不能谓之颠覆大清之罪魁,反叛国家之祸首,当不知更有何人哉!”



                    荣禄恼羞成怒,再拍惊堂木:“大胆,罪臣雷震不得口吐狂言。你私藏反书,已有人亲眼过目。你自称为靖难行动总办,欲劫持皇上,南下湖广,挟天子以令诸侯,罪案累累,铁证如山,俱在不赦,岂容尔等狡辩。今天,你若低头认罪,供出所有从犯,我禀明太后,念你雷门第代功臣,或能饶你不死,改判流徙三千里,军中戍边,立功赎罪。来人,赐他笔墨。”



                    堂下皂隶一诺,即将笔墨递到雷震面前。



                    雷震接过来一下撕得重创,投掷于地。



                    “哼哼,”荣禄见状,冷笑一声说,“看来不动大刑,你是不肯招供的了,来人,大刑伺候!”



                    “荣禄老贼,休得猖狂。我雷震一言一行,无非是救皇上,立法政,变法维新,这是富国兴邦、亡羊补牢族危亡的唯一出路,此乃天经地义、正大光明之举,雷震何罪?!



                    “你们这伙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人人皆可得而诛之。你们今天抖于一时,但将来,你们谁都无法逃脱人民的审判,民众正义的呐喊,将把你——荣禄、慈禧、还有出卖皇上的袁世凯之流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雷震义正词严,伸手怒指堂上荣禄一伙。



                    荣禄拍案大怒:“拉下去,快快与我动大刑!”



                    雷震挥手推开身旁的皂隶:“我自有裁夺,不劳侍候!”说罢咯嘣一声,咬断了舌头,将满嘴鲜血喷了荣禄一脸一身。



                    三日后,雷震被处斩于菜市口。同日遇难的还有前两次突袭瀛台事败后被捕的维新志士石云、吕澍、荷清连等三人。京城闾里称之为“四杰”,加上巾帼英烈史楚惠、被世人称颂为“五英”。一时间“四杰”、“五英”、“六君子”,死得轰轰烈烈,举国震撼。



                    不久,京城大街小巷到处贴满了题名《十万龙泉剑》的揭贴,上面题诗二首:



                    英魂碧血贯长缨,朽木难支大厦倾。



                    莫谓黎民无胆气,龙泉十万斩鲵鲸。



                    捐躯志士意难平,十万龙泉昼夜鸣。



                    不死邢天朝阙舞,妖邪不斩不收兵。



                    下面的落款是:吉林真人。



                    巡防营的人白天撕掉,二天一大早,又有人把它贴上了。于是乎,就派兵日夜防守。哪想到,他派兵防守了前门大街,那揭贴一夜之间却又贴满了西直门。抓又抓不住人影,查也查不出下落,直闹得焦头烂额,防不胜防。京城内外一时舆论纷纷,谣言四起。有人猜度,这揭贴可能是东北吉林、辽宁一带的道人所为。也有人说,元太祖曾御封丘处机为长春真人,这吉林真人说不定就是丘老道的徒孙呐。更有人说,那堙没已久的龙泉剑竟然出线了,看来这朝代非更换不可了。



                    想那气息奄奄的大清,连东北关外的和尚道人也来搅扰,这可真是多事之秋呢……
                读者评论共有条 [全部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换一张
                作品分门别类:历史军事
                作品风格:铁血
                时代景片:近现代现代
                男主类型:冷峻坚毅型
                女主类型:善良型
                分享到:
                分享可免费得金币 copyThis

                暂无打赏和引荐票信息!

                暂无粉丝,请连续努力!

                ×

                《龙泉剑传奇》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委实是太好了,我决定 打赏作品:《龙泉剑传奇》

                • 188 华夏币
                • 288 华夏币
                • 588 华夏币
                • 888 华夏币
                • 1,888 华夏币
                • 5,000 华夏币
                • 10,000 华夏币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 华夏币,每打赏 5000 奖励月票 1 张。我要充值
                打赏成功后,只有当月打赏的信息才会在书页的打赏栏滚动显示
                ×

                《龙泉剑传奇》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委实是太好了,我决定投引荐票

                • 1张引荐票
                • 2张引荐票
                • 3张引荐票
                • 4张引荐票
                • 5张引荐票
                • 所有引荐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引荐票 0 张,如何获得引荐票?
                您已经投了当前作品 张引荐票,还可以投 3
                ×

                《龙泉剑传奇》读者互动

                这书写的委实是太好了,我决定投金票

                • 1张金票
                • 2张金票
                • 3张金票
                • 4张金票
                • 5张金票
                • 所有金票

                您可输入6-400字寄语给作者,投票成功后您的寄语将在书评区显示...
                您当前的剩余金票 0 张,如何获得金票?